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学 >

试论正定文学现象-

时间:2021-04-05来源:江原创文学网

  正定的创作是与其历史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就古代而论,一千四百多年来,正定一直是府、州、郡、县的治所,更是当时北方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的重镇,素来享有“藏龙卧虎之地”的美誉。秦时的南越王赵佗、三国时的名将赵子龙把“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的豪壮气慨演绎得淋漓尽致;明代吏部尚书梁梦龙、清代大学士梁清标、北洋军阀时期的国务院代总理、陆军总长王士珍更使正定名垂华夏;家王禹、蔡松年、蔡瑾、李著等,著名元杂剧家白朴、李文蔚、尚仲贤等因为均是正定籍人而使正定增添了永远的骄傲;著名文学家苏轼、文天祥、欧阳修、王安石等曾踏上正定这块土地并写诗作赋盛赞正定风物和名胜古迹。
  新时期以来,尤其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正定的文学创作继承了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开创了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这一时期的代表人物便是当代著名作家贾大山。他的百十来篇精美绝伦的短篇小说在中国文坛可谓独树一帜,成为新时期河北省的一座文学丰碑。在贾大山的影响下,正定的文学新辈层出不穷,创作成果令人瞩目,逐步形成石家庄市乃至河北文坛一道独特的风景。青年作家张兰亭、康志刚已成为河北文的两颗新星;胡慧丽、耿志刚、刘瘦云、吴毅、古月、梧桐、畅朝辉、凉月满天、傅志伟、李静等以各自的创作实力成为正定文学创作的中坚力量,并在省市文崭露头角;王志敏、曾悦、栗牌等作者老而弥坚,笔耕不辍,佳作频出;青年作者高文军、梁文正、王伟、张新宅、怀未等也已显示出旺盛的创作热情。
  近年来,正定县作者个人专著不断问世,形成了正定文学的一大奇观。胡慧丽的诗集《感悟》、长篇小说《推开屋门》、王志敏的诗集《无墙的天地》、《换装的季节》、传记文学《贾大山传》、刘瘦云、吴毅、古月的散文集《诗酒年华》、梧桐的散文、诗歌集《落花人独立》、栗牌的小说集《窝边草》、曾悦的长篇小说《最后的雪》、李静的诗集《草园夜雨》等在石家庄市引起不小的反响。这种队伍齐整,成果丰硕的文学创作现象就一个县域来说,的确显示了它的独特性和非凡性。下面,我就正定文学创作现象试作粗浅的论述。


  一、小说创作
  正定新时期的文学创作无疑始自于小说创作,而小说创作这面鲜艳的旗帜当然是著名作家贾大山,他是正定文学的灯塔,是引领每一个创作者跋涉文学之海的风帆。贾大山的小说创作始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七十年代末,荣获首届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的《取经》成为他的成名作,并被选入中学语文课本,贾大山的名字一夜之间响彻全国。这篇小说现在看来,自然有着图解政治的倾向,但是在当时的文化氛围里,小说的人物塑造和作家对政治的敏感性以及前瞻性的把握还是开创了历史的先河。当代主旋律题材的文学创作也脱离不了这种倾向,只不过艺术性更加成熟罢了。
  贾大山的小说创作总体来看大致可分为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从《取经》到《喜丧》;第二个时期,《梦庄纪事》二十三篇;第三个时期,“小镇人物”系列。读他第一个时期的小说,撇开明显政治色彩的因素不谈,单是语言的精美、结构的巧妙、人物的鲜活、篇章的规范就已显示出作家深厚的文学修养和创作功力,如果从那个时代来比较,似乎也应是无与伦比的。从这些小说,我们看到了鲁迅、赵树理、马烽和孙犁的影子,尤其是语言的精练,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学的白描手法,轻轻地几笔勾勒,人物和场景便活灵活现,像舞台剧,布景很少,全靠人物的语言、表情和内在心理来表现作家的创作意图。从外国作家来比较,我们似乎感受到了契诃夫、果戈理、莫泊桑的韵味。这一时期较为突出的两篇小说应当是《小果》和《花市》。
  《小果》塑造了一个恋爱中的农村青年女子小果的形象,她的身上明显带有新时期农村青年女子的气息。她恋爱大胆,方式特别,处理与对象清明的关系、与曾经爱过自己的大槐的关系显得既违反常态,又合情合理,一反过去文学创作中“三角”关系、恩爱情仇的模式,为我们的文学园地创造了一个性格开朗、思想积极向上的新的人物形象。《小果》继承和发扬了中国现代抒情小说的特点,按照沈从文研究专家凌宇先生对中国现代抒情小说的解释,就是“这种小说明显地融入诗歌、散文因素,具有鲜明的艺术意境,偏重于表现人的情感美、道德美,弥漫着较浓郁的浪漫主义氛围。”《小果》正是具备了这些特点,所以说,它为我们的文学百花园里塑造了一个崭新的人物形象,同时又给当时的文坛刮起了一股清新之风。因此,《小果》当年即被选入《〈人民文学〉创刊30年小说选》及《青年小说佳作选》。
  《花市》塑造了一个卖花姑娘蒋小玉的形象,她就像“一枝挺秀淡雅的兰花”,在她的身上,有着农民的朴实、真诚,又带有蔑视权贵的傲骨。《花市》反映了党的农村政策放开之后农民的心态和他们对美好生活的热烈追求,嘲讽了那些对权贵阿谀奉迎,对刚刚富裕起来的农民却抱有陈旧观念的人。这篇小说人物形象虽然还留有时代的“脸谱”,但在人物性格的刻划上却显得极其老练、纯熟,其思想性和艺术性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这篇小说一经《河北文学》发表,即被《小说选刊》转载,同时收入当年《青年小说佳作选》,并荣湖北哪个医院治癫痫获河北省优秀小说奖。
  八十年代以后,中国文坛以韩少功为首的一些作家创作了一批“寻根文学”,并迅速成为一股潮流,遍及全国。他们的笔触深入了穷乡僻壤,大漠高原,寻求那些奇人异事,开创了中国文学的一块新奇天地。贾大山这时写下了他第二个时期的重要作品《梦庄纪事》系列小说。他以当下的眼光审视那些曾经过去的岁月,以及那些岁月里的人发生的各种事件。贾大山这一时期的小说完全变换了笔法,意境开掘更加深邃,增加了小说的悲剧色彩。他是在反思历史,从反思中重新认识人性的深刻内涵。
  进入九十年代,贾大山的小说又走向了中国小说的传统一路----笔记小说。当时国内的笔记小说也势头正劲,尤其是老作家孙犁、汪曾祺的小说,“旧瓶装新酒”,令人耳目一新。贾大山这一时期的“小镇人物”系列小说我以为在他的小说创作中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成为他小说创作的顶峰。这组小说,貌似闲适,娓娓道来,语言、气韵简约生动,意境玄澹,富有禅意。同时,有些小说延续了作家一贯的幽默风趣,但仔细揣摸,常又意味无穷,隐隐的有一种“含泪的微笑”,如《门铃》、《游戏》等。
  以写作历史题材长篇小说著称的青年作家张兰亭近年来创作出了《武则天》、《南越王》、《司马迁》(与人合著)、《赵子龙传》等煌煌巨著,“独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河北青年长篇历史小说创作之风骚(袁学骏语)。”
  与张兰亭同期,创作势头正劲的青年作家康志刚被称为“石家庄作家的‘新生代’”。康志刚一九八五年开始发表作品,早期小说《风从园外吹来》奠定了他作品的抒情基调。这篇小说构思精巧,语言清新,意境优美,充满诗情画意,如早春扑面吹来的晚风。后来,他又沿着这条路子写了几篇小说。作为创作初期的作品,这几篇小说有着明显的“荷花淀”派小说的味道。但是作为一名作家,他的创作如果仅仅只停留在一个层次上那势必就意味着创作生命的停滞,创作源泉的枯竭。康志刚清醒地懂得这一点,他经过苦心摸索,极力背叛过去曾沿袭的路子,果断地将近于定型的文字一脚踏开,保留了其中抒情的一面,将意境向更开阔的境地延伸,把语言训练得更为自如,并且打破语言常规的组合形式,使其更为鲜明。同时他还极力挖掘语言本身的意蕴和色彩感,使其具有多义性和朦胧性。这样,他便有意使熟识他的读者读出一种陌生,一种新鲜,一种亢奋的创作生命力。
  一九九0年以后,他创作了一批短篇小说,一改过去小说那种纯净、优美的田园诗风格。如果说小说《燕儿滩》还显得单纯、幼稚的话,那么从《黄昏的迷惑》、《走向蔚蓝》到《林中小屋》已经逐渐显露出凝重和成熟。这几篇小说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和浓郁的地方气息,且意蕴已显丰厚,并开始带有明显的寓意。《林中小屋》把人性中的美与丑推到了险恶的环境中加以冶炼,这是康志刚过去作品中所少见的。这表明他由对人物形象外在表层的描绘转入内在深层的开掘,同时进一步证明他对社会对人的关注进入一个深层次。这种蜕变本身意味着他告别了自己苦苦构想的心中那片美好的家园,而使他的笔下人物少了浪漫,多了沉重,更向现实逼近。康志刚的这种避长扬短驾重就生的选择虽然是痛苦的,但他清醒地知道,很轻松地就写到纸上的东西不会是好东西,即使那样也可以走出一条路来,甚至成功的可能性也很高,但他执拗地选择了陌生,从此他便跨出了超越自我的一步。
  以后,他写下了《麦黄》、《假发》》、《往事不遥远》、《雨季》等一批小说,标志着他的小说创作正逐步走向成熟。一九九六年,康志刚写下了第一部中篇小说《昨日风景》,小说讲述了一个城镇的一家庄园由繁盛逐步走向破落衰败的故事。这篇小说很耐读,故事性较强,进一步验证了作家驾驭中篇小说的能力。但总体感觉,这篇小说最大的特点还是作者创造语言的新奇化、陌生化。康志刚这一时期的短篇小说《枯井》受到省内专家的肯定,著名作家贾大山为这篇小说写了评论。《枯井》也被评为河北省作协第四届“金牛”文学奖。
  更为可喜的是,康志刚发表于《长城》2002年第6期上的短篇小说《醉酒》被评为河北省作家协会2002年度“十佳”优秀文学作品奖,并赢得省内文学评论家的赞誉。在获奖评语中这样写道:这是一个能于单纯中见丰富的短篇。全作品超越了具体的社会问题和现实矛盾,将笔触深入到人物的内心世界,触击到现代化进程中“官本位”观念艰难曲折的蜕变过程。
  青年作家王勋涛也是正定九十年代活跃在河北文坛的小说作家。他最初以写诗为文学圈子所注目,一九八九年以后开始写小说。他的第一篇小说《张老五养牛》一经《河北文学》发表,即被《微型小说选刊》转载。此后,王勋涛又陆续发表了小说《墨竹》、《皮鞋》、《平台》、《皮袄》、《残陶》等。他的小说没有重大的社会题材,没有那些吟风弄月小花小草的“软”作品,他总是在力图通过一件小事来反映社会的大问题,以此达到以小见大,剖析现实的目的。如《张老五养牛》反映了一些富裕后农民不满足于自己手中仅有的财富的深层心理。《墨竹》里的谷老师通过一个官员随意索要的一幅画实现了自己抖落世俗黄尘后心灵的超脱,进而也实现了他独立、孤傲人格的净化和升华。《皮鞋》的主人公想穿上江西哪个医院癫痫好呢一双真正的皮鞋,而当他真地穿上皮鞋后却引来了同事们的奚落。这篇小说可以使我们从一个人竟不能随意地穿一双皮鞋,联想到人类自身赖以生存的人文环境的恶劣,进而联想到环境对人的扼杀等等。
  刘五福活跃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其作品散见于《长城》、《热风》、《散文百家》、《石家庄日报》等省、市报刊,有小说集《送您一朵雪莲花》出版。长篇纪实文学《中国历史警思录》、十集电视连续剧《北京来的检察官》等。
  曾悦的小说以文笔娴熟,精炼老道而著称,短篇小说《骄兵》、《走出巴蜀深山的女人们》已显示了其扎实的创作功力。2003年,其倾注巨大心血的长篇小说《最后的雪》得以出版,并获好评。《最后的雪》描述了一个农村独生女任雪枝两次招赘的辛酸经历,表现了农村社会的世态炎凉。小说情节跌宕,语言极富特色,方言土语一经作者润泽,与小说气氛故事人物浑然一体,散发着浓郁的民族气息和地方特色,为正定文学增添了一笔丰厚内涵。
  栗牌也是较早投入小说创作的一位老作者。2003年出版的小说集《窝边草》显示了他的创作实绩。栗牌的小说总体感觉比较贴近现实,反映了一些较深刻的社会问题。如《辣婶》讲述了体制改革后的下岗妇女为了生存寻求再就业并获得成功的故事,触及了一些社会不良现象。《窝边草》是他较成功小说,描写了一个农村曾经朴实肯干的村干部的蜕变史,揭示了农村改革初期的一些不良现象,暴露了部分乡村干部被风化的心灵。《常山拾趣》是纯正的笔记小说,语言文白杂糅,颇有意趣。
  青年作家耿志刚以笔名闲鹤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小说几十篇,并有25集剧本《穆刀沟》创作完成。耿志刚的小说整体来看已经走向成熟,风趣、幽默、机智的语言凸显其特色,深厚的生活基础使他在叙述故事时显得得心应手,而且其创作的故事本身透着浓郁的地方生活气息,人物性格丰满,小说底蕴丰厚。作家仿佛生来就是讲故事的高手,但也往往失之油滑,缺乏锤炼。既使如此,他的小说创作仍然是正定文学创作的希望。
  胡慧丽也是近年来正定文坛较为活跃的小说作者,其创作的长篇《推开屋门》开创了正定现实题材长篇小说的先河。《推开屋门》的出版为胡慧丽赢得了不少的荣誉。但这部小说毕竟是她的长篇处女作,还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不足,如对长篇小说题裁的驾驭还显不成熟,叙述语言和人物语言的雷同、重复、缺乏人物性格塑造、出现人物太多等等。但仅就她能够大胆尝试长篇小说创作本身已足以证明作家的胆略和创作热情。
  老作家王志敏先生创作的传记文学《贾大山传》在正定文学创作领域可以说独树一帜。他以异常精练、老道、极富文采的文笔描述了著名作家贾大山一生的为人为文,并全方位评价了贾大山作品的思想和艺术风格,成为贾大山不朽作品的导读。
  正定县原作协主席王京瑞先生以创作民间文学而著称,曾出版《赵子龙传奇》、《隆兴寺传说》、《大佛寺九绝》、《正定旅游大观》等。另外,客居正定的青海干休所退休干部张炜光老先生笔耕几十年,已创作出版长篇小说《苦媚》、短篇小说集《异域箴言》等,为正定的文学创作增添了不少的光彩。


  二、散文创作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之后,作家们挣脱时代的束缚,投入极大的热情,延续了“五四”时期的传统,把散文创作推向了一个高潮,真正实现了散文创作的百花齐放。散文创作由于其体裁本身的宽泛、自由和形式的多样性而深受文学爱好者们的喜爱,他们或叙事、或描写、或抒情、或议论,集聚文思,倾注才华,满腔热情埋头于散文创作,目前,正定的散文创作已收获丰硕的成果。王志敏、刘洁丽、吴毅、畅朝辉、刘瘦云、古月、梧桐、雍华奇、傅志伟、梁文正、高文军等已成为正定散文创作的精锐。
  王志敏先生除却发表多篇研究贾大山先生文章的散文之外,还在各级报刊发表各类散文多篇,如《北大是美丽的》,浓缩了北大的百年历史,抒发了对母校北大的赤子之情和美好的祝福。《五丈原谒诸葛庙》,作者叙议结合,边叙边议,几多慨叹,流溢出对历史的沧桑之感。
  栗牌的散文也显示了作者的创作水平,如《话说当年曲阳桥》充满纯净的乡野之气,清新、韵致。《白莲塘听雨》近乎一篇美文,作者用闲云野鹤般的心情发现和描绘生活中、自然中的美景,有朴实、灵动之美,如诗如画,但意境创造还欠佳。《隆兴寺赏雪》是一篇完美的散文,语言、结构、意境高度统一,浑然天成。
  刘洁丽女士带着她的散文《白纱巾》、《草帽》、《二先生》、《苦艾》等崭露于正定文化界。近年来,她一面负责编辑一张报纸的文艺副刊,为他人做嫁衣,帮助、扶植了一批文学新兵,一面继续笔耕不辍,创作了《鞋的故事》、《惠姨》、《风雨开元寺》等更加成熟的散文作品。刘洁丽女士的散文清新、洁净、雅致,字里行间流露着女性的才气和智慧;作者对文学的悟性和对文字的把握已达到了非同寻常的娴熟程度,一般作者实难企及。
  吴毅是把散文创作当作“一方精神家园”来辛勤耕耘的文字“农夫”。他的散文汲取了古代散文的营养,延续了现代散文的传统,收入散文集《诗酒年华》中的大部分散文得了癫痫病还能活多久作品几乎就是他的“自叙传”了。他紧紧围绕自己的家乡和个人的经历,用纯朴、清丽、典雅的文字,或歌颂,或叙事,或抒情,为我们描绘了一个已然逝去的田园牧歌般的世界。作家刘江滨在《诗酒年华》序中评价他:“吴毅的散文生长于养育他的土地,有一股泥土的清香和潮润,朴实自然亲切,他用身心拥抱着生活,文字间流淌着一种朴素的民间情怀,我们似乎听到来自田野的小调与街巷的俚语,他把文学的根须深深扎入脚下这块土地,所以他的作品坚实而可靠,但同时显得视野不够开阔,缺乏高滔的精神。”从《故乡春晨》、《河边洗衣的少女》、《冬花》、《河滩地上的狂欢》、《故乡的滹沱河》、《枣林》、《小村印象》等可以看出他对农村题材的深深迷恋。而他的笔触一旦涉及城市题材却显得生涩,甚而至于全是讽刺了,《街头风景》、《时髦女人》就是很好的证明。
  畅朝辉是一位创作非常扎实的青年作者,他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早期的散文作品《正定四塔》、《小城风景》已凸显其创作水平,尤其是《正定四塔》令人耳目一新,将历史文物的四个古塔写得晶莹、澄澈,语言之美读来如沐春雨,丝丝清凉。后来,畅朝辉还写下了大量的读书随笔,见解独到,成为他创作历程上的一段华采。
  刘瘦云好像与生俱来就有为文的气质,他凭着他的天姿聪慧,一路写来,十几年的创作经历,他已收获了累累果实。刘瘦云的散文已明显形成了自己鲜明、独特的艺术风格。作者才思敏捷,其散文文气充沛,文词华丽,色彩明艳,文句排列如汪洋恣肆,不可遏止,整个艺术追求趋向唯美。作家刘江滨对刘瘦云的品评、文章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无论对生活还是对作家作品,他都能从中发掘出独特的美质,以心灵的感应和情绪来融合他所要书写的对象,他身上有一种传统文人的忧郁和典雅,用语十分讲究,颇有些老杜的严谨之风,可以见出良好的文学修养”。但我认为他的散文的主要艺术成就体现在游记散文和抒情散文方面。其《南行随笔》和《察北三章》已脱开了游记散文的陈旧套路,加大了抒情和思考的容量,给这类散文注入了新的内含,在当下游记散文创作中已开辟了一条新路,这是他对散文创作的一大贡献。《象棋的智慧之美》、《谭园幽梦》、《感悟颜真卿》几篇散文已有了文化散文的气象,可惜作者只露冰山一角,坚实厚重的力作我们只有拭目以待。
  古月曾以诗歌奠定其艺术成就,但是近年来所写的大量散文融入了诗歌的意象,构思奇巧,意境空灵,特别是把对诗歌的探索精合成散文创作,显示了其独特的一面,这同时也是当下诗人散文创作的新的发展趋势。许多曾是诗歌界探索者的骁将人物,写起散文来仍是独领风骚,别具天地。古月的散文延续了这一潮流,这与诗人的独特的诗性思维有关。这里可以引用刘江滨的评价:“古月的散文最富有诗人气质,这当然跟他多年习诗有关,在三人(指吴毅、刘瘦云、古月)中他属于另类写作……古月的写作方式,跳跃、虚幻、富有情绪化和形而上的色彩,才气淋漓,意象沛然,文字具有质感”,也正是因为这种带有诗歌的非理性化的特点,才使他的散文与他的诗歌一样,曲高和寡,使人感觉美则美矣,但总不免给人留下晦涩的印象。但我仍然坚持认为就其散文的总体质量而言,古月先生是很有发展潜质的作家,不久的将来也许他最有希望冲出正定而走向全国。
  青年女作家梧桐结集的散文、诗歌集《落花人独立》代表了她的创作水平。由于作家来自于农村,所以作品中多反映农村的题材,人物、景物、亲情、爱情、友情,几乎道尽了人生的全方位。作者受过系统的文化教育,构思篇章,语言句法严谨规范。但是也因此似乎限制了作家作品的创造情趣,倒是几篇写亲情、友情的散文如《父亲》、《母亲想娘》、《情缘止于冬季》、《那个黑色的端午节清晨》等因情而发,激情涌动,使人震憾。
  雍华奇从事行政工作多年,虽然作品数量不多,却质量上乘,有着一般作者所缺少的思想性,其散文曾被《散文·海外版》发表。傅志伟在经营“常山孺子读书社”的同时,埋头创作,其创作的散文作品追求小题材,大寓意,所作散文频频在一些赛事上得奖,成为正定县文坛一束独特风景。
  近年来,凉月满天独树一帜,以每年二十多万字的发稿量在全国各地报刊遍地开花,她除在一些刊物开设专栏以外,其散文作品还频频被《中国青年》、《青年博览》、《中华散文》、《读者·原创版》等重要刊物所采用。凉月满天的散文多涉及人生、婚姻、家庭等主题,凉月满天自己说过,“写作是我对自己生命的一个交代,所以写文章要讲究立意高:哗众取宠的不写,浅薄无聊的不写,博人眼球的不写,性不写……尽量让笔下干净,尽可能把笔伸到生命深处美和暗的地方,而不是浮在面上的醉酒笙歌。我希望我的生活和生命尽可能地简单、干净,有时不妨寂寞。除了立意高之外,文笔新也很重要。还要思路奇,思路奇,才可以在众多题材中找到新的切入点。”她运用自己渊博的知识,和聪明才智,古今中外,上下千年,纵论人生、社会的方方面面,以女性特有的敏感和细腻的语言,娓娓道来,启智励志。其艺术技巧娴熟,抒情、议论、描写,如行云流水同,运用自如;其作品风格多样,绮丽典雅、雄浑豪放、婉约纤浓,风姿百态,成为正定文坛一道靓丽风景。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其创作的勤奋精神成为正定县作者的楷模。


  三、诗歌创作
  诗歌由于其抒情方式的特别而备受青年人的喜爱,大概每一个文学爱好者,他的学步阶段往往自练习诗歌开始。这也是我国的传统,因为自《诗经》始,我们中华民族就生存在诗歌里。新时期以来,正定的诗歌就异常繁荣,但是由于受时代的限制,并未产生什么有影响的诗人和诗歌,众多的诗歌作者因为各种原因沉寂下去,不再有任何声响。倒是几位当时的少年而今已成为青年的诗歌作者以诗为生命,他们经受了几多时日的寂寞,仍然以诗歌作为自己对人生、对社会、对心灵的抒写方式,在这个时代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谱写了我县诗歌史上的壮丽华章。
  王勋涛最早的诗歌发表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诗歌内容主要是对正定这座小城的赞美,成为小城的第一位青春歌手。宋荣坤当时已成为诗歌创作的中坚,其诗歌作品已脱开了语句排列的稚嫩和大多诗歌的直白、空洞,而显得新奇、厚重,诗歌的意象趋向朦胧,显示了其诗歌创作的成熟。
  李非非截止目前仍然是我县诗歌领域的骄傲。他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已在《人民文学》、《诗刊》、《解放军文艺》、《星星诗刊》、《诗神》、《河北文学》等数十家全国、省、市级文艺刊物发表诗歌作品近百首,一度在国内产生影响。其诗歌作品选材独特,往往涉及国内重大事件,宏大内容,用较短的诗歌形式融入了巨大的社会内容,大多属政治抒情诗,延续了先锋派诗人的一脉,气势冲冠,博大宏富,浪漫主义特色突出,形成了鲜明的艺术风格。组诗《1997之夜》、《诗人李非非》代表了他的诗风。“林则徐,今夜你我失眠/来来来,我与失败的英雄共饮/用1840的炮火温酒/用虎门海滩的蟹儿下菜/还需将道光帝的皇冠寻来/取一颗明珠,扔进咱的汤盆”。(《林则徐》)“把朝南的门打开/把朝南的窗子打开/打开所有的灯,把今夜的狂风/从天上请来。/把所有纸和笔扔掉/把所有的激情,和所有的语言/赶进空白。”语言简洁而有力度,思想很放得开,这是政治抒情诗的一大特点。
  青年作家胡慧丽将她的第一部诗集《感悟》命名为抒情诗选,的确表现了她对抒情诗歌的执着追求。诗集中的绝大部分诗歌抒发了个人的思想感情,仿佛每一首诗都是一个苦涩的爱情故事,诉说了深刻的忧郁和无尽的哀伤。别人总是把爱的伤痛美感化,把刻骨的痛化作淡淡的忧伤,仿佛那伤痛不是诗人自己,而是无关的别人。而胡慧丽确将她痛感化,用刀刻般锋利的语言重新划开伤口,仔细地解剖、展示甚至鞭笞,这是一般诗人难以做到的。“为了你/为了我的爱/我背叛了家/背叛了自己/背叛了一把刀的锋利无比/。跟上你/我流失自己在一片湖海中/珊瑚是我活着永恒的葬礼/一种伟大的孤独浸�孜�/让我如火如荼/。误解汇成深渊/拉起成为巨大的瀑布/不断飞溅沧桑/挡住或者迷惑我们彼此对视的双眼/。对着血淋淋的爱/我忏悔一切/但我不请求宽恕/面对上帝/我是无尚的爱心/面对你/我是正义/。我的血里生来流着叛逆的血/握住我的手/你只能爱我/感化我/别试图统治我。”这样血气的诗句出自于一位温文尔雅的女诗人之手,的确有一种震撼之力。
  古月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写诗,他凭借少年的热情,青年的狂想,化作一篇篇热血沸腾的诗歌作品,《解放军报》、《当代人》、《山东文学》、《燕赵晚报》等省内外报刊不断发表他的诗作,并频频获奖,受到诗歌界的关注。他近年来创作的大型组诗《名城正定》获得普遍赞誉。作者以一颗赤子之心讴歌正定,讴歌他心灵的故乡、家园,讴歌故乡的名胜遗迹。他的诗歌融汇了中外诗歌技巧,突出诗歌意象的创造,强调诗歌语言的魅力,故意追求语言的新、奇、特,达到了一种陌生化的效果,延长了读者的感知;诗句间的大跨度跳跃和句意间的联系断隔造成读者阅读的难度。从诗歌本身来讲,成熟了一个诗人,却失去了一部分读者,这是诗的庆幸,还是诗的悲哀,现在仍争论不休。
  王晓勇和怀未对诗歌的悟性极高,这也恰是一个文学作者成熟的基本素质,但是两位作者并未将这种悟性全部化作诗歌创作的实践,实在可惜,我们只有期待未来。
  梧桐的诗歌题材和散文题材几乎成长于一路,就好像法国诗人波德莱尔的诗歌和散文诗的取材同属一路。读梧桐的诗,使我们仿佛回到了“五四”时代,诗歌语言的纯净、优雅和诗歌意境的清新、明丽一下子就令读者读懂了诗人自己,一个婉约、雅致、细腻的女子形象如在目前。
  梁文正因其执力于歌词创作,对于词句的音节、音韵之美有了更高的追求,语言更趋晓畅、明白,朗朗上口,易于记颂。梁文正的歌词创作题材广泛,尝试多种题材,或唯美,或抒情,或叙事、或充满哲理,达到了较高的水平。李静已结集成册的《草园夜雨》显示了她诗歌创作追求的印迹。用童真的心境看待周围事物,化成美丽诗句,保持了人性真纯的本然,这是当下物欲横流中未被污染的一片清园,是众声嘈杂中的一缕清音,是心境躁动中的一丝清凉。
  选自"临济村人的博客",已获作者授权

上一篇:经典励志故事:一只鸭子的黄金法则!文学小说www.hlmsw.cn,变形计李宏毅

下一篇:团结励志名言名句大全文学常识www.hlmsw.cn,建筑动画培训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