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给妈订桌年夜饭中国民间

时间:2021-07-09来源:江原创文学网

水龙镇的郑八斤十年前把家里的房子卖了,带着老婆孩子到市里开了家小饭馆。起初,只有七八条凳,几十只碗,可郑八斤为人精明,一来二去,几年的工夫,就将一个小饭馆变成了三层楼的盘龙酒店。如今,盘龙酒店在市里是隔窗吹喇叭——鸣(名)声在外,这几年每年春节,来订年夜饭的是络绎不绝。

  眼看又快到春节了,这天早上,柜台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郑八斤随手按了免提:“您好,这里是盘龙酒店……”刚说到这儿,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八斤啊,是妈。大年三十那天,给妈留桌年夜饭,妈要来过年……”

  虽然声音不大,可站在边上的老婆三妹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她瞪着眼,朝郑八斤直摆手。郑八斤顿了顿,说:“妈,这都啥时候了,我店里的年夜饭早就订光了。”

  “订光了?”老人的声音有点失落,“这可怎么办?”

  劝了几句,郑八斤就挂了电话,望着三妹:“208包间不是空着嘛,妈来不是正好吗?”三妹一点郑八斤的额头,嗔道:“你没长脑子啊?你妈订年夜饭,明摆着是来揩我们的油!再说,208你还怕没人订啊?”

  一个小时不到,电话又响了。有人要订桌年夜饭,这下,今年的年夜饭全订完了,郑八斤和三妹乐得合不拢嘴。

  晚上回到家,三妹突然想起一件事,对郑八斤说:“半年前就听说村里要拆迁,是不是真的拆了?不然你妈平时一只咸鸭蛋要做两顿吃,怎怎么确认自己是不是癫痫?么肯花钱订年夜饭呢?”

  听三妹这么一说,郑八斤有点回过味来。郑八斤的爸爸过世早,他和姐姐八月都是妈妈一个人辛苦拉扯大的。自从搬到市里开店,他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当时,他卖掉了小楼房,只给老妈留了两间小瓦房,难道真的……两口子想了一宿,最后决定还是回去看看。

  第二天下午,郑八斤和三妹就开着车回村了。一进村口,郑八斤就傻眼了,村上的房子已拆得所剩无几,自家那两间小瓦房也无影无踪了。郑八斤四下看看,发现隔壁赵大茂家的房子还在,便走了过去。

  郑八斤夫妇刚进院子,赵大茂就迎了出来,说:“八斤啊,这回你家可赚大了,你妈那两间小瓦房换了一套商品房,得了二三十万的拆迁款!”

  那两间小瓦房竟能分到这么多钱?难怪老妈要到饭店订年夜饭。现在老妈一个人拿着那么多钱上哪儿去了?郑八斤心里很着急,表面上不动声色,掏出一支烟递给赵大茂,问:“大茂哥,你知道我妈现在住哪儿吗?”

  赵大茂接过烟,疑惑地看了眼郑八斤,说:“你家的房子一个月前就拆掉了,我听说你妈搬到你姐姐家去了。怎么,你不知道吗?”

  三妹把郑八斤拉到一边低声埋怨道:“都一个多月了,你妈肯定想把这笔钱全给你姐。”说着,两人匆匆上了车直奔郑八月家。

  郑八月家在另一个村,半个小时到了村口,下车一看,郑八斤又傻眼了:这儿也都拆迁了!这西安市中心医院癫痫科好不好些年他跟姐姐疏于联系,如今房子拆了,联系也断了。

  “他们肯定是故意的,现在躲起来想独吞这笔拆迁款,没那么容易!”三妹气呼呼地对郑八斤说,“走,我们回去查一查你妈昨天打来的电话。”

  回到饭店,翻出来电记录,郑八斤回拨过去。接电话的是个陌生女人,她说她根本不认识郑八斤的妈妈。郑八斤就问她是哪位,她说自己是潘镇长的妻子。这一句话吓得郑八斤赶紧挂断电话,三妹也不知所措。但就这样将拆迁款白白拱手相让,她实在不甘心。她从赵大茂那儿打听到村上的老太太都到外地去烧香了,估计要到春节之后才回来。她又去了拆迁办,得知郑家那笔拆迁款一分没动,都在账上存着呢。钱没动,三妹就放心了。

  转眼就到了大年三十。这天,郑八斤出去采购年货,三妹带着伙计们把每个订出去的包间都布置得很漂亮。

  下午两点,三妹正在办公室休息,一个服务员匆匆来敲门,说208包间已经有客人来了。三妹一听,心说这客人可来得够早的,就想去问问是不是需要马上上菜。到了208,一推门,只见包间里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三妹愣了,这老太太不就是自己的婆婆吗?她失声叫道:“妈,你怎么来了?”

  老太太也吃了一惊,抬头见是儿媳,便高兴地笑道:“三妹啊,妈知道你店里生意忙,就提前来和你们过个年。”

  听了这话,三妹心里直冒火,心想等下订这包间的客人来了,还不影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治癫痫专业吗 治过才知道响生意?想到此,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叫服务员收了老太太摆在桌上的香炉酒盅,硬把老太太扶到后院去了。

  没多久,郑八斤买菜回来了,听说妈来了,就赶紧去后院,却没有看到老太太。正疑惑的时候,有人告诉他,刚才饭店前的马路上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个老太太被车撞了,包里的香炉酒盅撒了一地……

  郑八斤和三妹赶紧去看。马路上围着一群人,一问才知道受伤的老太太已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去了,肇事现场的地上散落着摔碎的香炉和酒盅。

  三妹又是担心又是后悔,在郑八斤身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很快,两人来到了医院,一番打听终于找到了老太太。郑八斤一眼就认出来,受伤的老太太竟是赵大茂的妈!病床旁,赵大茂站在那里正抹眼泪。原来,赵大茂为了多得拆迁款,硬把他妈赶到他妹妹家去了,老太太无人照顾,这才出了意外。幸亏没什么大碍,不然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从医院出来,已经是傍晚了。夫妇俩急急忙忙赶回店里,饭店大厅里已是座无虚席。夫妇俩顾不得招呼客人,直接来到了208包间。

  208的门是关着的,门口站着一位服务员,还没等郑八斤开口问话,服务员就走上前将一封信递给郑八斤,说:“老板,这是潘镇长给你的,他让你看完后再进去。”

  郑八斤接过信,忐忑不安地抽出信纸,只见上面写道:“八斤啊,都是妈不好,妈不该瞒着你……”原来,一个月前,潘癫痫病能手术治疗吗镇长带着拆迁办到郑八斤的老家拆迁,当得知自己能补偿到一套标准的商品房时,老太太乐得合不拢嘴,当场就把拆迁协议签了。正好女儿家也拆迁,她就跟着女儿全家人一起去租了房子。巧的是,隔壁正好是潘镇长的妈妈家。有事没事,老太太总和潘镇长的妈聊天,那天说到房子拆了,自己没地方过年。潘镇长知道后,就让她给郑八斤打电话,让他留桌年夜饭。不料电话打过去,郑八斤说没有位子了。紧接着潘镇长的妻子也打了电话,结果却订着了。这段时间,老太太的胃病又犯了,一直住在医院里,女儿八月陪着她。老太太知道儿子店里生意忙,就没告诉他。今天下午,老太太悄悄溜出医院,想去儿子的店里把年过了,没想到竟被儿媳给撵了出来。回到医院,她急得一个劲地抹眼泪,结果被赶来探望她的潘镇长看到了。

  信的最后,老太太说:“八斤啊,妈订年夜饭不是为了享受。咱乡下人有个规矩,每到大年三十都要买几个菜,祭奠一下祖宗。现在妈是租房子住,在别人家祭奠祖宗总不太好,所以妈就想到你的饭店。饭店是你开的,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还有,那笔拆迁款妈一分没动,过了春节就可以领了。”这时,郑八斤发现信封里还夹着一份拆迁协议书,上面的签名是歪歪扭扭的三个字:郑八斤。

  看到这里,郑八斤再也忍不住了,只觉得鼻子阵阵发酸。他小心翼翼地推开包厢门,只见里边空荡荡没有一个人,桌子中间放着四荤四素八个菜,边上放着十个小酒盅和一只香炉,香炉里插着红红的蜡烛……

上一篇:巧擒梅花盗中国民间

下一篇:“卖音”案追踪:是谁让她浪声浪语法制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