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138天的生死漂泊探险

时间:2021-07-09来源:江原创文学网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德国的潜艇战给盟国造成极大的损害,盟国船只“班洛蒙”号便是被德国潜艇击沉的。

那是1942年11月23日,“班洛蒙”号在距巴西海岸大约1200公里的大西洋洋面上遭到潜水艇的袭击。两颗鱼雷钻进了它的身体。巨大的爆炸之后,“班洛蒙”号歪着身子,渐渐地沉入了海底。

“班洛蒙”号上有一个22岁的中国籍二等侍应生潘濂,他刚刚穿好衣服,船身便开始摇晃。一声爆炸震彻各层钢铁甲板,把他摔倒在地上。大股的水柱从破裂的舷窗射进来。当第二声爆炸响起时,潘濂才回过神来,明白“班洛蒙”号完了,它被鱼雷击中了。

潘濂抓起救生衣向甲板跑去,但救生艇已经开走了……

“班洛蒙”沉没了,其他的人除了死者都坐着救生艇逃跑了,在这片刚刚平静的水域上,只有潘濂,中国人潘濂,在水面上漂荡。

幸运的是,潘濂发现了一只木筏。这是“班洛蒙”号上的木筏,由六个不透水的油桶组成,包在一个框子里,面积约7.5平方米。他奋力游近这个木筏,抓住它的救生索,然后从水里攀到两米半高的甲板上。木筏头尾有两个金属容器,盛了十加仑水。在一个大铁罐里面装着六个防水纸包的圆筒。这圆筒,就像过年时候放的火箭爆竹一样。这是信号弹。下面那层罐头和包裹里装着食物,有一公斤巧克力糖、五罐炼奶、一袋大麦糖和一瓶柠檬汁,还有干肉饼、牛肉干、面粉、糖浆、板油。潘濂尝了一点干肉饼,是咸的,味道不错。另外他还发现了一把长手电筒,灯泡发着光。潘濂觉河南治癫痫病价格是多少得自己有希望了。他把帆布拉出来,为自己搭建了一个蔽体。

恶浪淘天,大雨如注。

潘濂用筏上的短绳绑住了手腕,平躺在横档上,紧紧地靠着甲板。风浪像野马一样猛烈地撞击着木筏。短绳勒伤了潘濂的手腕,几块碎木片插进了潘濂的掌心,被海水一浸,疼得钻心。疼痛和寒冷使得他浑身颤抖,肌肉抽搐,他却始终不敢活动。一旦被海浪冲进海里,那一切就都完了。

风浪停止了,强烈的阳光又来折磨潘濂,把他的皮肤刺得像给蚂蚁咬了似的疼痛。他缩在闷热潮湿的帆布篷下,压碎了一块硬饼干,在碎块里加了点水,又加了点干肉饼作为调味。他没有一点胃口,但他知道自己必须吃东西。日出和日落时,他都强迫自己费劲地咽下一点这种失去味道的食物。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第七天,潘濂发现海平线上现出了一个黑点。他的心脏都要停跳了,几乎不敢呼吸,目光一直追踪那个黑斑。当它逐渐显出一艘油轮的蹲踞形状,接着又显出一艘驱逐舰的轮廓时,他兴奋极了,惟恐失去它的踪迹,也不等它开近一些,就连忙跳进凹坑里去拿那些信号弹。

他放了一个烟雾弹。当橙黄色的浓烟已消散而那艘船仍未改变航线时,他立即又拿起一个照明弹。他把照明弹当作一根巨型火柴,对着那个刮擦平面不断地摩擦。最后它爆出火花时,他便把它投向天空。它飞了一个大弧,还未点着便掉进海里去了。

潘濂又拿起一枚照明弹,他把带子拉开以后,将雷管在弹筒的上端磨擦。突然嘶地一声发来宾癫痫病治疗贵吗出一道刺眼的白光,接着迸发出无数红色的星星。潘濂高兴得大笑起来,心想,现在那艘轮船一定看得见他了。

信号弹发生了作用,轮船先停止行驶,然后卷起滚滚水花向他开来。潘濂高兴地向轮船拼命挥手。三个人在舰桥上出现了,一小群人则靠在栏杆上和炮座上。他瞧见双筒望远镜的闪光,于是他把最后几个信号弹也发射了。

但是那油轮和驱逐舰突然改变了航向,重新消失在天边……

潘濂愣住了。

漫长的漂流开始了。

由于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水汪汪的凹坑里,潘濂的两只脚、生殖器和脚踝都已肿胀起来。虽然有帆布褥垫,他的脓疮依然不能痊愈。有一次他掉到海里,身体被筏侧生长的藤壶割伤了多处。一觉醒来,他感觉比头一晚躺下睡觉时还要困倦。即使他已经入睡,噩梦也让他得不到休息。他身心交瘁,思想和眼光都陷于模糊,心情亦由希望变为失望。

现在,潘濂只剩下几块饼干、一点干肉饼和两三品脱水来苟延残喘。必须想办法给自己供应水和食物。潘濂尝试在热天多喝水少吃东西,在阴天则少喝水多吃东西。他咀嚼着像砂一样淡而无味的硬饼干,幻想在家里吃面条的滋味。这样的分配似乎更合理,或许能够节约水和食物吧。

当然,更重要的是想法增加淡水和食物的量。水好办,下雨时打开水桶盖接些雨水就足够饮用的了,食物呢?当然,海里有鱼,但没有渔具怎样才能抓住它们呢?潘濂想起了那只电筒。他将电筒拧开,把电池取出来,顶住电池的那根弹簧也跟着癫痫病发作前兆跳了出来。只要把那根弹簧扭几下,再把它一头磨尖,那就可以做成一个鱼钩了。

以后的许多日子,潘濂都在做以下这些工作:钓鱼,去鳞,开膛,洗鱼,晒鱼,以及把甲板上的鱼鳞和鱼血清理干净。他的双手由于要做这些洗濯和切割工作,不久就肿了起来,并且裂开了口子。一天要钓捕和晒干五六十条鱼,而且要维修渔具,实在使他筋疲力竭。下雨时他除了汲水,还要洗澡。洗过之后的短暂期间,他会觉得嘴里干净一些,头发和皮肤也不那么黏糊糊了。身体上原来有遮盖的地方,现在都给晒黑了,皮肤也变粗了。头发长得又长又厚,遮盖了眼睛。

潘濂没有想到,他扔到海里的鱼内脏吸引来了其它凶猛的大鱼。一天,他在钓鱼的时候,感到有东西在拉他的钓丝,但是没有重量。难道是新来的大鱼把他的鱼饵抢走了。他把鱼丝拉回来,看到鱼钩时不禁大吃一惊,原来那枚鱼钩已拉直了。

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潘濂意识到自己的鱼钩太小了。动用无法补充的精力,所钓到的只是这样一些小鱼�假如有个能够钓到大鱼的鱼钩,那么一天钓两三条就可以代替他目前所钓的四五十条了。

他想到了金属。鱼钩必须是金属的才行。他环顾木筏。密布于甲板上的已生了锈的钉子如何?对了,他可以用钉子做个鱼钩。他双手按着甲板,用牙齿咬住钉子使劲地拉。他的牙齿好像就快要松脱似的,鲜血从口中流下。他把血吐了出来,然后用较为稳固的臼齿咬住钉子再作努力。

钉子终于活动了?潘濂不顾牙痛越来越剧烈,仍坚持下去。突然间,钳住的钉子松了,而且松得非常突然,以癫闲病能那里医得好致他的头部猛然撞向木筏。幸好他牙齿仍紧闭,钉子才没有掉到海里。

潘濂终于制造出了一个结实尖利的上等鱼钩。

旱季到来了。水源问题成为生死攸关的大事。

潘濂记得在切鱼时,刀口碰到鱼脊骨就有液体漏出。于是他把一条鱼的脊梁骨破开,吸了脊柱里的液体,使焦干的喉咙稍微好受一点。

随后的那几天,潘濂发现吃生的鱼能使他不像吃鱼干那样口渴。为了增加食物的花样及膳食中的水分,他还吃鱼的肾、肝和心,而且觉得味道很好。一天夜里,有一群密集的鲱鱼从筏下游过,他用两只手捧了上来,整条吃掉。

他的体重已经轻到不能再减的地步,没有肉的肢体被坚硬的甲板碰得伤痕累累。三个满月已经过去,什么人的声音也没有听见过,什么人的身体也没有接触过。他的胃液在剧烈地搅动,使他辗转不能入眠。但最后,他还是因为太疲倦而睡着了。

旱季的风暴也在折磨着潘濂。滔天的白浪使木筏颠簸得像烈马之背。潘濂从凹坑的一边翻滚到另一边,一面喘气,一面呕吐不已。

创伤和割伤的皮肤很刺痛。但是,现在他首先得喝水才行。

他用手护着自己的阴部,向着水箱爬去,吃力得使他感到头晕。水箱盖没有想到那么容易揭开,而且里面的水比他记忆中的还多。他喝了一大口——然后吐了出来。原来水箱里的全部是海水。除非天再下雨,或是他被人救起,否则他就没水喝了。

 

上一篇:大学里那些买书的事纪实

下一篇:大巴之上的圆月探险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