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唇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江原创文学网

喜欢沾染着奶香的,喜欢往怀里钻的唇,是婴儿的唇,小巧的两瓣,叫人看了是满心欢喜,大人们总是忍不住想亲上一口,也想沾染一下奶香,沾染一下新生的气息。真的亲上去了,他们的唇便合不拢了,会从喉咙里发出“呵,呵呵”的笑声来。初为人母的们,在为选择奶嘴时,总是喜欢仔细观摩一下奶嘴的大小,生怕喂奶时一不小心会弄伤了孩子稚嫩的唇,想来天底下,只有母亲的心,是最细腻的,是最柔情的。

我生的是,总希望她的唇是薄薄的两瓣,长大后丹唇外朗。女儿还在襁褓时,笑时闹时,她的两瓣唇都会张开来,出现好看的弧度,露出没有牙齿的淡粉色牙龈,我看着是满心欢喜,欢喜得要落下眼泪。

人在七八岁的时候,唇边的乳牙会渐次脱落,重新长出一颗颗洁白的恒牙来,那时我们会在母亲的循循善诱下,渐渐懂得什么是“唇齿相依”,什么是“唇亡齿寒”的道理。想来那两瓣唇,在人的容颜上,在人的一生中,都是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的。

光阴如梭,年华流转,转眼间那些稚嫩的唇,在亲人殷切的目光中,在的滋润下,渐渐地长开了。唇,绽放在鼻翼下,像“桃花”的两片花瓣,在光阴里芬芳着,慢慢地沾染着温润的人间烟火。

在鲜衣怒马的时光里,青总是肆意飞扬着的,连那唇上的光彩也会肆意飞扬起来。那两瓣唇,每天都能惹来很多专注的目光,那些目光一遍遍地往那些红唇上扫,似乎百看不厌。

记得好友蕾,在十四五岁的时候,她的唇像涂了口红似的,好事的男孩总喜欢问她:“嗨,某某,你一定涂了口红吧。太原三甲公立癫痫医院”蕾听后将头一歪:“哼,才没有呢,我这是天生的。”“我才不信,你让我擦擦看。”男孩说着就往蕾的唇边伸出指头去,蕾见了“啪”的一巴掌打掉男孩伸过来的手,白了一眼男孩走开了。想来那时的唇上是写着,写着,写着骄傲,写着勃勃的生机吧!( 网:www.sanwen.net )

再大一些,二十二三岁的时候,蕾的唇开始有了欲望,喜欢和一个心仪男子的唇纠缠在一起,喜欢去沾染爱的气息。那四瓣唇,在光阴里缠绵着,交织着,交织出一段粉红色的爱恋,甜蜜蜜!那种甜蜜能在唇上开出花来,在光阴里芬芳着,在唇间萦绕开一场风花月。想来大抵人都是喜欢用那两瓣红唇所传递出来的吻,来让对方感受那场的温度吧,并愿意在此间沉沦!

我是迷恋那两瓣红唇的。十五六岁的时候,我尤喜欢画唇,画的唇。我不喜欢画女人的眉毛和眼睛,也不喜欢画鼻子,在宣纸上描摹仕女图时,我只喜欢在下巴的上方寻找合适的比例,勾勒上两瓣薄薄的唇,玫红的,桃红的,粉红的……每一瓣唇上都尽显着万种风情,那时候我以为唇是青春的,是永远娇艳的,是永远湿润的,是永远生机勃勃的。

直到后来,渐渐地,我从变成了少妇。偶有一天,我仔细地对着镜子照起来,竟然猛地发现的眼角边,不知何时已滋生出了几条细细的鱼尾纹,再看那唇边,也是惊心的一瞥,我的唇那样暗淡着,不知何时已失去了少女时期的光泽,叫人无限怅惘和遗憾。我一直以为自己还贵州哪个医院治癫痫能摸着青春的“尾巴”,却没能想到这么快就有了衰老的痕迹,怎么可以这么快就衰老了呢?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我一遍遍地在心里问我自己,问那流转的光阴。我是心有不甘的,以至于曾一度怀疑,怀疑它是不是只对我一人薄了情?

于是便四下张望着,发现蕾的唇竟然也和我一样暗淡着,不再如从前那般有着娇艳的光泽了。直到那时候,我才懂得:原来我们的唇也会留下岁月的痕迹呀,原来我们的唇,就是那两段大红的棉布缎子呀,在阳光下,在风里,在岁月的长河中渐渐褪着色!我去蕾家看她,会常常看见她端坐在梳妆台前,在那两瓣唇上来回细致地涂口红,她将两瓣唇用力抿在一起,几秒钟的功夫后就松开,发出“啪”的一声响,再看那唇,似乎立马就有了勃勃生机,呀!真真是那“桃花”依旧可以笑呀!

尽管如此,我依然不喜欢涂口红,总觉得它没有真实的东西来得自然,来得随意。我的梳妆台上没有存放过一管口红,没有存放过一支眉笔,也没有存放过一盒胭脂,我不喜欢太过雕琢的东西,更怕面对那被口红涂抹过的唇清水洗净后的色彩,总觉得前后对比实在太鲜明了,像人刚刚经历过一场大喜后,忽地从平地里生出一场大悲来,叫人遂不及防,叫人忍不住捶胸顿足,叫人忍不住怅惘和遗憾。还不如让我的两瓣唇就那么素着吧,就像这人生一样,也许平平淡淡才是真,不要那些过眼的繁华。

经年里,我的唇终究是素着的,我的唇可以随时轻点在女儿的面颊上、额头上,向她传达我绵绵不绝的一腔爱意。渐渐地,女儿也懂得了用她的唇来轻点我的面颊和额头,我总觉得这种用唇轻杭州治癫痫病医院点出来的吻,比拥抱来得更温馨,更甜蜜,让人无限回味。就像我们彼此会用唇轻点在对方的额头上,我说:“晚安,宝贝!”她说:“,晚安!”那种感觉真好,真好!如果怀疑孩子感冒了,发烧了,我会将我的唇当“温度计”,轻点在她的额头上,看看她的温度高不高,又究竟有多高?点过了,心里也就踏实了许多。

唇,是的,是善感的,是多情的,是的。

唇,是如此富有魔力,可以传递一份爱情,也可以传递一份。

唇,有烈焰似的红,也有白石灰似的苍白。而那种苍白是撩人眼泪的。

忽然想起红楼里的黛玉来,她缠绵于病榻前的那两瓣唇,是苍白的,几乎没有一丝血色,让人不忍目睹,“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我默念着这两句话,想起她初入贾府时的那两瓣红唇来,那时她的唇是娇羞的,和她的眼睛一样含着情,再看看她病榻前的唇,我的眼泪便忍不住潸然而下了。想来她人生的那出戏,就在她那两瓣苍白的唇上凄凉谢了幕吧。

自从看了黛玉的唇后,很长一段内,我都不能目睹病人苍白的唇,看了心就会揉成一团,生疼!但还是有很多关于唇的,会蜂涌着灌进我的耳膜。如邓丽君的唇,如梅艳芳的唇……这些唇,都曾在镁光灯下艳光四射,都曾在舞台上闪烁出动人的光泽,那些唇边也曾飞出去很多温热的吻,甜蜜的吻,只是她们的唇,却在中年岁月里忽然变凉了,只是不知她们在去往路上时,有没有一行行清泪滴落在那两瓣唇上?

又想起路边卖白菜的老人来,她七十岁了,花白的头发,伛偻的背全国比较好的癫疯病医院,面颊上沟壑纵横,她的唇干瘪着,裂开了好几道口子,像腌好的萝卜干晒在阳光下,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生出几丝怜悯来!“沧桑”、“岁月”、“年轮”、“无奈”,看着她,我的唇边就会蹦出这几个词来。想起终有一天,我的唇也会和她一样,像鲜花一样黯然地萎谢下去。不知道那时候,我的女儿还愿不愿意用她的唇,来轻点我的面颊,轻点我的额头?如果她愿意,我想彼时我的唇一定会张开,露出掉了牙齿的牙龈来,只是不知女儿看了后会不会欢喜?如果有一天我不幸缠绵于病榻,又能有多少人可以想起我的唇?想起它亲吻过谁的面颊?想起它曾经纠缠过谁的两瓣唇?有过多少湿润的吻?想起它曾经有过怎样嫣红的一段岁月?岁月呀,你可不可以不要在我的唇上留下光阴的痕迹?年轮呀,你可不可以走得慢些,再慢些?

我站在窗子前,想起婴儿时的唇,想起少年时的唇,想起年轻时的唇,想起中年时的唇,想起老年时的唇,想起那些曾经停留在唇边的一段岁月,想起我的唇上究竟有没有留下过些许遗憾……我的眼泪便一行行滴落在了唇边……

“月——月——”忽然听见好似有人在叫我,我循声看去,看见我的爱人正站在楼下对我挥着手,那声呼唤呀,是那么深情,是那么叫人刻骨铭心!我该如何去回应他呢?一刹那间,我忽地灵机一动:别想太多了,就活在当下吧,瞧这多么呀,应当懂得珍惜!我一边想着,一边将手放在唇上,两秒钟后松开,“啪”的一声,朝着爱人的方向飞一个响亮的吻……夫,请你接住!

文:月满西楼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老伴的肩膀疼却治愈了我的“懒根”] 肩膀疼是老伴的老毛病了,但近两个月来却升级到了“钻心疼”的地…

下一篇:爱国,不该成为流氓的遮羞布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