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日记 >

轮椅女孩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江原创文学网

她第一次来到我们这儿大概是晚上七点多吧,随行的还有五六人。他们是特意过来探望我们的,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见了我们,个个脸上挂着笑容。

我和他们根本不熟悉,他们来“仁之家”(肢体障碍人士创业平台)是第一次。

他们大概是听到媒体报道才一路打听到这儿的,哦,我想起来了,大概是她告诉他们我们居住的地方,然后带着他们一起过来的,对,一定是这样子的。我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在这之前,她就认识我们“家”敏姐和露。总而言之,反正十有八九是她带着她们过来的。

虽然我们住的地方有点偏僻,但有了她的引路,想要找到我们,也并不会太难。我所说的的她,是一个脑瘫,同样的,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在这之前,谁也不认识谁。

我见到她的时候,有人扶着她走路。她走路时左手有些颤抖,且是伸向前方的,以此保持身体的平衡,而两只脚,有些跛,不仅如此,走路时还颤抖个不停,看上去非常之困难。

她走路时,眼睛紧盯着地面,显得那么小心翼翼。( 网:www.sanwen.net )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坐着轮椅找到他们的,然后和他们一起搭车过来。上楼时是楼姐搀扶着她。楼姐也就是她的老板,她平时帮着老板做淘宝客服,一天的量是八个小时,一个月的薪水是三千块,这是她第二次过来时我主动问起她的。对她这样糟糕的身体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一种挑战。

在这之前,我就听我们“家”雨露说起过,过两天会有人来探望我们,具有些什么人,她也说不上来,她只是告诉我,这其中还有她要好的“野蛮”。我那时因为好奇,便问她,“野蛮”是谁啊,男的女的?她非常肯定地回答我,当然是女的啊。我是那种黄泥塘的竹笋,尖端微露,便想盘根到底的人。尤其是对于“野蛮”这样的具有个性的名字,愈发让我多了几分想要了解她的冲动。在我看来,女的网名叫这样的,真的是与众不同。于是接下来我便问起她的朋友“野蛮”的一些情况。说实在的,当时雨露说的也并不是很详细,从她的口中,我大概知道“野蛮”是个轮椅女孩,还有就是她还是一名义工,一有空就会去福利院看那些,除此之外,还有就是看过她化妆时拍下的几张照片,而照片是雨露用手机给我看的。

照片里的她,眉宇间有一颗显眼的朱砂痣,尤其是在她色皮肤的衬照下,显得更为突出。她看上去文文静静的,着一身黑色的上衣,头发梳得很好看,一个人坐在那里,横看竖看都看不出她是一个脑瘫女孩,我看到的只是她那张美丽的面孔,还有她背后的工作环境,仅此而已。

“她是脑瘫?你有没有搞错?莫不是在骗我吧!”我有些惊诧地问雨露。

“是啊,人家就是脑瘫。”雨露正儿八经地回。

“你确定没有骗我?”我再次强调着问。

“我骗你干什么,骗你对我来说又没什么好处,再者说,谁会拿这样的事骗人?”

说真的,当时我确实是半信半疑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我见过的脑瘫患者中,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卧榻不起,当中的吃喝拉撒睡全由或亲人照顾。而“野蛮”,她居然可以稳稳当当地坐在那里,摆个文静的PO郑州治癫痫病的医院SS让人帮忙拍照,我怎会不感到讶异?这大概是受了我所见过的脑瘫患者的影响,这一比较,竟然看出差别来了,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当时我真的怀着百分之八十的态度怀疑雨露是在骗我,可她向来又不是那种喜欢骗人的人。即便如此,我还是抱着一肚子的狐疑。

直到这次她来到我们“仁爱之家”,由楼姐扶着走路,看到她走路深一脚浅一脚,有些颤抖,好像把控不了方向,我这才信以为真,打消了之前的所有疑问。

看情况,她属于那种不是特别严重的脑瘫患者,起码吃喝拉撒睡不用人照顾,而且还彻底打破了脑瘫患者在我心里不会说话的印象。见到我的时候,她那两个镜片背后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下,然后笑呵呵地说:“你就是吧?”我告诉她我就是,并附之礼貌的一笑,同样的,扶着她的楼姐也陪了甜甜的一个笑脸。

所有人都在客厅里入座了,唯有她,也不坐凳子,只是站在挨着门口的位置,专注地听着大家谈话。她的表情依然是文静的,架在鼻梁上的两个镜片在灯光的照射下,折射出蓝紫色的光,看上去显得既有又有内涵,也那么的漂亮。这和我之前在照片上见到的她,完全吻合。在她的旁边,放着一个凳子,于是我对她说:“坐吧!”她应声把目光投向我,然后笑着说:“我先站一分钟!”这时候,同来的人中,记不得是楼姐还是另外一个女孩,回答道:“不用管她,让她站一会吧,这一路都累了。”于是,她就站在那里,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侃着。通过这一次的接触,她给我的第一感觉是那种有点拘束和内向的女孩子。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依墙慢慢地挪动着身子,我们问她是不是要去哪里,她说哪也不去,我以为她准备去上卫生间,被我这样一问,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干脆对我说“哪也不去”。过了一会儿,她突然“砰”地坐在了那个凳子上,而在她坐下去之前,是首先瞄准了那个凳子的位置,然后两腿紧挨着凳子的边缘,之后便有了那“砰”的一声。这让我打破了的猜想。

所有人都应声看了她一眼。我们的敏姐是个能说会道之人,不论是谁,只要和她碰上了,都有一见如故、说也说不完的话题,于是,便有了下边的对话。

敏姐对她说:“野蛮,怎么今晚你不说上两句呢?这完全和你平时的性格不符啊!”她突然哈哈哈地笑起来,然后和她们说开了。看着她和大家嘻嘻哈哈打成一片,这一下子,又打破了她在我心里是一个内向的女孩子的观点。

在她坐下去的时候,发出那“砰”的一声,我仿佛已经听到了她的声音。因为我是经历过类似于她那种难度动作的过来人,所以我懂她那“砰”的一声。

当她坐稳当了,我发现她右腿的丝袜稍稍裂开了一点点,还好是小腿,不过没关系,孔子有言:衣贵洁,不贵华。她穿的那么干净,又长得那么温婉漂亮,谁还会去在意她的丝袜?反倒是应该向她学习这种质朴的精神,能穿的衣服还是要穿,不像别人,衣服稍稍破了一点线头,就直接扔了,纵使你很有钱,也当不可这样做。就像媒体报道的节约粮食一样,你本身可以吃一碗,而你却要了两碗,为了所谓的面子,你本来不想吃肉,却硬是拿金钱不当回事不说,还拿食物也不当回事。点了两碗,到最后,居然是原模原样地放在那里。所以,这样一比较,“野蛮”身上的闪光点也就凸显出来了。

这是“野蛮”第一次来到我们“仁爱之家”给我留下小孩子抽搐怎么引起的的印象。那晚,因为次日还要上班,所以她没有留下来和她要好的朋友雨露呆一。不过也没什么遗憾的,雨露每到周六或者周日,都会主动和“野蛮”取得联系,去她家蹭饭吃。

我问过雨露,去她们家的时候,“野蛮”有没有摔倒过,她告诉我,那是肯定的,下楼扶着扶手还好一点,而上楼时扶手是左边,而她的左手又恰恰不给力,哆嗦个不停,再加上她腿上的肌肉因为不受控制的紧张,同样在不停地颤抖,有时候踩的跨度不够,偶尔偏偏踩过了,晃到了自己,所以也就没有一点防备地跌在了地上。她摔倒时发出的声音,像是往地上扔一块木头一样沉闷、笨拙。

她在地上用力地挣扎着,试图在不需要别人的帮助下,从地上一个人爬起来。这个时候,雨露见状立马跑上去,对她说:“别动,让我扶你起来。”她有一点固执:“没事的,我自己可以的。”边说话边不停地挣扎着。在她挣扎的当口,雨露哪还由着她,于是,小心翼翼地把她扶了起来。

“她的身体失去了灵活度,摔倒已是常事,有时候就连她弟弟扶着她都可能会摔倒。那次,她弟弟扶她的时候,一不小心摔倒了,一,我不知道是因为吃惊还是别的,居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全然忘记去扶她起来。为此,我感到很内疚。”雨露说,“那次她摔倒,手上还磨破了皮,看着挺心疼的!”雨露低着头,有些无法释然的样子:“我不知道我不在的时候,她到底摔倒过多少次,摔痛过多少次,皮磨破了多少次。”谁说不是呢,“野蛮”几乎每天都有可能摔倒,但她摔倒了,还会爬起来,然后继续笑对生活。这又是一种多么可贵的精神财富啊。

“野蛮”第二次过来的时候,是在中午。尤为印象深刻的是吃中午饭的时候。因为她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所以在她夹菜时差点把盘子掀翻,而且,菜半天夹不起来,只见夹在筷子上的菜,欲放到碗里的时候,那个菜好像偏偏和她作对,调皮地从她筷子上滑落了,好像在说:“哼,就不给你吃,你能拿我咋地?”敏姐对她说,“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给你夹就行。”她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尴尬,但依然是不服输的样子,随后,她又开始动手了,出于这种情况,大家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每个人的眼睛都定位在她的筷子上,她真的太困难,即便成功夹起来,也不会太多,只是一点点,塞牙缝都不够。

也不容她继续固执,雨露给她弄来一个勺子,如此,她便夹菜方便多了,最起码那种颗粒状的食物,一勺下去,能够铲起来很多,像一台挖掘机一样,这反倒是让我们羡慕起来了。

我那时天天得写,因为连续两三天都很忙,于是也就落下了两三天的日记。吃完饭,就着这个空当,我坐在电脑前,像老母鸡在地上寻觅食物一样,十指并用地敲击着键盘。其实,我打字是比较慢的那一种,虽说是十指并用,那都是骗人的。两只手在键盘上跑过来跑是真,但我不会盲打,即便两只手不停地摆活,充其量也只是两个指头在敲键盘罢了。

“野蛮”看到我奋笔疾书,站到我身后:“我来看看你打字!”“这几天都很忙的,日记都三天没来得及写了,再不写就越积越多了,现在我得抓紧时间写一下。其实,我打字很慢的,就像蜗牛的爬行速度一样。”我呵呵一笑。她说:“没事,每个人一开始都是比较慢的,但慢慢就会变快的。”从这话中,不难听出,她起码比我打字快很多,于是,我没把她当外人,对她说:“要不我念给你,你来帮我打字?婴儿脑电波异常的原因”“好啊!”她爽快地答应了。

她坐在电脑桌前,我站在一旁念给她听,她按我念的,噼里啪啦敲击着键盘,我看得目瞪口呆。她打字不是双手并用,是用她的右手。右手虽然一直颤抖个不停,可丝毫不影响她打字的速度,老实说,一分钟打个一百二十个字,对于她绝不是问题。看着屏幕上不断闪现的词组,听着噼里啪啦紊而不乱的键盘敲击声,我除了对这个女孩感到佩服外,也让我瞬间明白了一个道理:凡事只要肯坚持,就不担心不会成功。有人把想比喻成火种,而坚持就是那用之不竭的燃料,只要坚持不懈,就很有可能成真。就像“野蛮”,如果她当时不去坚持,那她今天是不可能坐在我面前,飞快地敲击着键盘的。

晚饭后,大家坐在床上聊天。而每一个话题,都有“野蛮”的份儿。她不再是那个被我想像成拘束内向的女孩了,房间里,回荡着的笑声多半来自她,是那种嘻嘻哈哈的笑声。啊,她是多么乐观的一个女孩子啊。

第三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王医生的绿疗店里。王医生的店子规模很大,给人一派豪华的景象。敏姐就是在王医生那里住院一年的,王医生不但供敏姐吃住,还无偿给她提供治疗。想想,王医生又是多么棒的一个人啊。敏姐跟我们说起王医生的医术和他的人品一样好,所以就想让我们过去做一下体检,因为他那里有一种叫做“量子检查”的医疗器械,身上哪个地方不舒服,都是可以检查到的。当然,这次检查是免费的。

不知道是敏姐还是雨露联系的“野蛮”,中午时分,她独自摇着轮椅从上班的地方过来了。那天天空下着雨,很难想象,她既要摇着轮椅,又要撑着伞,还要担心来往的人群以及横冲直撞的车辆的情况下,是怎么过来的。这中间,她到底穿过几条街,走过几条巷,想必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来到王医生的绿疗店门口的时候,因为有台阶,轮椅无法上去,所以他便主动联系阿庆下去帮帮她。我看到她摇着轮椅来到客厅门口的时候,头发湿漉漉的,她的手臂还有裤子,也被雨水淋湿了,在冒着氤氲的湿气。轮椅后背处,那把雨伞还在滴着水……她简直就是一只落汤的小鸡。

见了我们,她捋了捋眼镜,朝客厅看了一眼,大家见到她来了,从客厅起身出来。我们在甬道上和她简单搭讪后,然后招呼她进客厅坐坐,待会儿再做检查。到了客厅里,因为轮椅有些潮湿,她便打算从轮椅上挪到凳子上。轮椅与凳子间有一定的距离,她没有成功,而是一屁股挪到了地上。地面上发出“咚”的一声响。在她进客厅后,大家就开始书接上回,继续唧唧呱呱地侃着,谁也没有去刻意注意她,直到这“咚”的一声响,大家才明白是她不小心摔地上了。在坐的都是肢体障碍人士,唯独坐在电脑前值班的“姐夫”身体康健。“姐夫”说:“要不要我来帮你一下?”说着,他站起身准备去扶她。这个时候,另一个人却说,“不用帮她,她自己能起来的,帮她反而不好起来。”于是,“姐夫”便不知所措地立在那里看着在地上不断挣扎着的“野蛮”。

第一次,“野蛮”没有成功,尽管她已经非常努力了。

第二次,依然没有成功,她的脸蛋有些潮红。

第三次,她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结果还是没能够成功。或许是因为淋了雨的缘故,她显得既憔悴又狼狈,和平时比起来,力气也小了很多。

这个时候,“姐夫”欲去帮她,恰巧绿疗店的谢勇走了进癫痫病吃什么药好事来,谢勇看她在地上艰难地挣扎着,不说什么,弯下身把她扶了起来。她坐在凳子上,脸蛋异常的红,原因有二:一个在于大家都在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其实,看着她那样费力,我很想去帮帮她,可我爱莫能助,因为我的腰杆弯不下,以及我的腿不给力,所以我只能是站在那里,和“姐夫”一样看着她不断地挣扎着;另一个,她的脸蛋之所以会这么红,和她刚才的用力程度大不无关系。

大家看到的只不过是她生活中所遇到的困难的冰山一角罢了,在这灿烂的笑脸背后,又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啊!

第四次见到“野蛮”的时候,是王医生的生日宴会。因为王医生手底下的员工比较多,一楼虽然比较宽敞,但都是散坐,所以便预定在了三楼。三楼确实是个好地方,空气流通又新鲜,而且较一楼和二楼安静很多,在这样的地方用餐,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可是,于“野蛮”来说,这样没有电梯的楼层,还真就给她出了一道难题,她是没办法上到三楼的,最终,是敏姐认识的一个叫小庄的男生把她从一楼抱上了三楼。小庄平时干的都是力气活,而“野蛮”也不过是一个八九十斤的女孩子。小庄抱着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抱的是自己的女朋友,又像是一个抱着自己的女儿,因为在他的怀里,她显得是那么的娇小可爱。

筹光交错,大家吃的很尽兴,喝得也尽兴。“野蛮”和雨露坐在便于出门的地方,她俩有说有笑,非常的开心。在她不动手夹菜的时候,乍一看,俨然一个健康女孩子的模样。看她夹菜困难,坐在她身边的一个我不知名姓的男人,时不时地给她夹菜。而她总是礼貌性地一笑,并对他说声“谢谢”。

那晚,“野蛮”没有喝酒,她的脸蛋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是那样的雪白,也那样的灿烂,带给人的是一种美丽的。最后,小庄开车把她送了回去,走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她,因为我走路比较慢。雨露因为不放心,也和她一起回去。雨露没有在那里,直到她又坐车返回了饭店门口,我才知道她刚才是送“野蛮”回去的。最后,我们一起回了“仁爱之家”。回家的路上,我的心里,一直想的是这个叫“野蛮”的女孩,想她的,想她的乐观,想她的不向生活低头的精神。

是的,其实她完全可以待在家里,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可她偏偏没有这么做,她选择了到外边闯荡一下,而在闯荡的过程中,她没有被所谓的压力吓到,反而是变压力为动力,每天保持着乐观向上的精神,活泼开朗的性格,嘻嘻哈哈的姿态。奥斯特洛夫斯基有句话说的好——人的一生可能燃烧也可能腐朽,我不能腐朽,我愿意燃烧起来。是的,“野蛮”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不甘于现状,勇敢地走出了自己正确的第一步,接下来,她还将继续走下去,因为路就在前方。

由此,我想到了张海迪,想到了摇着轮椅上北大的被誉为“邯郸张海迪”的郭晖,虽然“野蛮”没有像这两位那样自学了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研究生甚至博士生的全部课程,也没有她们惊人的业绩,但她不失她们那种敢于挑战命运的意志力,和笑对生活的乐观姿态。《周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西谚又说:“天助自助者。”,另外,萨克雷还说过一句至理:“生活好比一面镜子,你对着它哭,它也对着你哭;你对着它笑,它就对着你笑。”“野蛮”没有对生活哭,她的脸上绽放着如花般的笑容。

於义乌,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落笔成诗_散文网

下一篇:非你莫属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