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日记 >

借我一生 第一卷 1.4 祭侄帖(4)_余秋雨散文集_石头散文网

时间:2020-07-13来源:江原创文学网

  那个营业员递过帖子后就走开了,在柜台另一角翻动着一些书籍,只以眼睛的余光注意着这边。我猜,他这样做,是要表现出一家大店对顾客随意翻阅的尊重,仍然是一种若即若离的上海气度,既让人佩服又让人生气。

  叔叔恭敬地把帖子移到柜台外沿,让我一起看。封面上直书一排字:“颜真卿书祭蛭帖”。

  叔叔按了一下我的手说:“你每次给我写信,署名前的蛭字都像这个,用女字边,现在报上说,北京的语言学家有了新规定,写竖人边。”

  “那我下次一定改写竖人边。”我立即响应,却又提了一个问题,“颜真卿祭侄,他侄儿比他先死吗?”

  叔叔说:“这事我倒不知道。也可能是别人的祭侄文稿,请他书写。”他看了我一眼,似乎觉得一对当代叔侄在这样猜测着一对唐代叔侄,有点好玩。

  他扪了一下嘴,双手已经打开了帖子。

 药物治疗癫痫过程中药注意什么 

  

  十

  

  分明他惊慌失措地屏住了气,没有了声音,我能见到他捧帖的手在微微颤动。

  我连忙伸头去看,也大惊失色,眼前出现的完全不是我平日见过的那种字帖,而是满篇烟云,黑雾森森,潦草恣肆,时断时续,涂涂抹抹,极不规整。我疑惑地转脸看叔叔,满眼是疑问:这也算好字么?

  叔叔根本没有理我,只是伸手招呼那位老年营业员过来,再问一次:“多少?”

  “九元。”

  “我买下了,包一下。”

  九元区区之数,在当时,无论对叔叔而言还是对这家旧书店而言,都是一笔不小的交易。叔叔步出店门时神色凝重。我知道,那本字帖他将自己收藏,不会给我。

  

  十一

  

<河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p>   出门后看到旧书店西边还有一个小门面,写着“旧书收购处”,我立即想起,去年外公带我来上海时,曾到这里卖过书。

  四函《苏东坡集》,用一块包袱布包着,从乡下带到上海,据他自己估计,能卖一个好价钱。

  那天他在这儿小心翼翼地解开包袱,把这一大叠线装书捧上去。一位中年营业员将手上握着的圆珠笔夹在耳朵上,取出一函,好多薄本,他极为熟练地把书顿齐,横过来,让线装的书脊朝上,然后用大拇指斜批一下,就像只是在丝线订扎处摸了一遍。

  做完,再顿齐,放过一边,再做第二函。

  四函很快都做完了,这时营业员才抬起头来看外公,说:“缺了两本,九元。”

  也是九元。今天叔叔用这个数买了一本,去年外公用这个数字卖了一堆。

  外公当时觉得开价实在太贱,便茫然地看着营业员,嘴里只吐出含糊的三千字:“能不能……”

癫痫病人能活多久

  那位中年营业员的回答也很简单:“我们是国营单位。”

  当时连“国营企业”也不习惯说,只说“单位”。

  外公最怕有人提及政治归属,觉得如果再哕嗦下去就是在与国家讨价还价,而他是个地主。他立即点了点头。

  

  十二

  

  外公拿到钱后说要请我吃饭,其实是他自己想喝酒。

  “东头的杏花楼太贵,还是对面的鸿运楼吧。”他把我带过了马路。

  当时像我们这样一老一小在外面吃一顿饭,全部费用也就是七、八角钱,可那是我第一次进上海馆子,觉得处处新奇。

  外公还在生刚才那个营业员的气,对我说:“这一带以前叫四马路,也不是一个正经地方!”

  他的言下之意是:“神气什么呢?”

  怎么不正经西宁哪里看癫痫病,我是长大后才听说的。这里曾是红灯区,而且等级不高。

  其实,很多与书籍文字有关的机构也都跻身其间。在老上海,很多文人早已习惯与色情相邻而居。据包天笑先生回忆,他在棋盘街的《苏报》社上班时,编辑室的对窗就是妓院的客房,妓女们和编辑们早已熟如家人,每天上班下班还轻松地互打招呼。有一次包天笑先生在夜风刺骨的拥挤江舟中,还受到一位“对窗妓女”的侠义帮助:他想在船舷边小便而站不稳,那位妓女解下自己的裤带把他拦腰一缚,紧紧拉住,才解决了问题。这幅图像只能属于上海,猛然一看确实不大正经。

  几杯酒下肚,外公已经在生自己的气了,“秋雨,你想想,我这一杯下去,喝掉了苏东坡几首诗!”

  十三

  这是一年前的往事,都不能告诉叔叔,我现在只老实地跟在他后边走。

  叔叔一手把我揽在他身边,要我与他并排,他走在外边,保护着我。

上一篇:《阿Q正传》全文(10)_鲁迅散文集_石头散文网

下一篇:2017最新最搞笑的网名-网名大全搞笑网名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